病理學園地
您的位置:首頁 > 理論資料 > 教學相關

現代醫學200年

1816年

René Laennec發明聽診器。在此之前,醫生只能用手按在病人胸膛,了解病人體內狀況。

1837年3月8日

J. Warren Mason描述了美國第一例鼻整形手術,這個手術是現代整形術的基礎之一。

1846年11月18日

波士頓的外科醫生Henry Jacob Bigelow,讓病人吸入乙醚進行麻醉。這個技術后來運用到各種手術中,從拔牙到截肢。

1847年

匈牙利的醫生Ignaz Semmelweis發現,在對手進行消毒后,新生兒敗血癥的發生率顯著下降。他認為,用漂白粉洗手可以減少產婦熱。這種看法遭到了同行的強烈反對,但今天已經成為常識。

1855年5月3日

第一例子宮切除術被報道。患者是一名34歲的子宮肌瘤患者,在每次月經來臨時都會有致命性的出血。作者稱子宮切除手術是“最后的辦法”(a last resort)。

1867年

英國外科醫生Joseph Lister倡導手術操作時要消毒。他注意到接生婆接生的新生兒的死亡率比外科醫生接生的要低,他將這點歸功于接生婆比外科醫生洗手更頻繁。他提出外科醫生不僅需要用石炭酸洗手,還要消毒手術器械。這些是微生物理論提出的起源。

1869年4月29日

Beard引入電療,治療"神經衰弱"(neurasthenia),并沿用至今。

1872年10月17日

C.E. Brown-Sequard提出了革命性的腦功能理論,認為一側大腦半球可以影響兩側的軀體。

1882年

有“現代外科學之父”美譽的William Stewart Halsted開展根治性乳房切除術,這種方法作為標準手術方式使用了近一個世紀,直到20世紀70年度中期。

1887年

美國的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前身“衛生實驗室”,在紐約Staten島的Marine醫院成立,當時只有一個房間,專門研究霍亂等傳染病。這個機構后來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醫學研究機構。

1889年2月21日

Reginald Fitz第一次完整的描述了胰腺炎,從最初的典型臨床表現到死后的病理診斷。直到今天,胰腺炎依然是一個讓人望而生畏的疾病。

1890年

Robert Koch提出了特定微生物引起特定疾病的診斷要點,后來被稱作“科赫法則(Koch's postulates)”,經過一些修訂,傳染病教科書中至今還介紹這個法則。

1890年12月4日

日本醫生Shibasaburo Kitasato和德國生理學家Emil Adolf von Behring發現白喉桿菌的免疫方法。他們讓兔子對破傷風桿菌免疫,獲得血液,將血清注射到小鼠體內,再將小鼠與破傷風梭菌接觸,發現小鼠可以表現為對常規毒素作用的免疫力。他們的研究論文提出了術語“抗毒素”(antitoxin)。一周之后,Behring發表了動物對白喉免疫的研究的論文,并因此獲得了1901年的諾貝爾獎。

1895年12月1日

德國物理學家Wilhelm Roentgen(倫琴)發線了X射線。在發現X射線后的兩周左右,倫琴給他的妻子的手拍了張照片,當她的妻子看到了自己的骨骼,驚呼“我看到了自己的死亡”。

1897年8月10日

為了減輕父親的關節炎疼痛,藥劑師Felix Hoffmann將穩定的乙酰化水楊酸與乙酸混合,獲得了阿司匹林。在成功地完成了數個大規模臨床試驗后,Hoffmann所就職的公司----拜耳公司----開始在全球市場上銷售這個藥物。盡管阿司匹林的治療適應證發生了很多變化,但它的發現依然是醫學和藥理學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

1898年

居里夫婦發現了元素鐳和釙,并發明了術語“放射性”(radioactivity)。該發現讓他們獲得了1903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這些放射線元素后來在醫學上獲得巨大應用。

1899年

弗洛伊德(Freud)發表《夢的解析》,開創了心理分析學。

1901年

第一個諾貝爾醫學獎授予了Emil Adolf von Behring,他發明了治療白喉的“血清療法”,使白喉的死亡率得到了極大的下降。最終,白喉在世界范圍內絕跡。

1906年

Priscilla Wald在《傳染病》(Contagious)一書中描述了傳染病的“超級傳染源”,并舉了一個“傷寒瑪麗”(Typhoid Mary)的例子。在1900至1907間的七年,瑪麗將傷寒傳染給了53人,而自己卻無癥狀,被認為是第一個“健康的”傷寒攜帶者。這種形象化稱呼后來被用于艾滋病大流行和SARS的爆發,它更容易被大眾所接受,引導大眾參與傳染病的防治。

1906年6月7日

James Homer Wright報道了骨髓染色的方法,并描述了巨核細胞和血小板。

1907年

生物學家Karl Landsteiner于1901年第一次描述了血液之間的相容性和排斥性,并提出了ABO血型的系統。正是得益于這個理論,1907年第一次成功的輸血得以實施。Landsteiner在1930年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獎。

1911年3月16日

Joel E. Goldthwait詳細描述了一例背痛病例,在手術過程中沒有發現明顯異常。他懷疑是腰骶關節與椎間隙產生移位和椎間盤的脫出,后者壓迫神經根和脊髓。他認為,治療這個疾病必須把腰椎間盤部分或全部切除。

1911年

一篇論文描述用salvarsan(胂凡鈉明)治療“慢性天胞瘡”,salvarsan是第一個抗微生物藥物。用藥兩天之后,疾病消失了。不久,Paul Ehrlich同樣使用這個“神奇的子彈”(magic bullet)治療了一名患梅毒的士兵。這個藥物是Ehrlich嘗試過的第606個化合物,所以又名"606"。因為副作用巨大,606很快被青霉素淘汰,但依然是重大的科學突破。

1918年

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導致2100萬至5000萬人死亡,這是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并且死亡人口多數是年輕人。這可能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士兵的密切接觸而傳播,并導致了全球的大流行。

1925年6月28日

一個12歲女孩接受了心臟二尖瓣狹窄治療手術。盡管現在二尖瓣置換很常見,但是那個年代,只能在她狹窄的瓣膜上劃一刀以緩解癥狀。

1927年

Drinker和Shaw發明了“鐵肺(iron lung)”以治療脊髓灰質炎引起的呼吸肌麻痹。他們的做法是,把病人除了頸部和腦袋外,均放在一個密封的容器內,通過改變容器內的壓力以帶動患者的呼吸肌活動,幫助吸氣和呼氣。在1923年,Drinker描述了一個“房間大小的呼吸機”,這個裝置可以同時幫助數名病人進行呼吸。

1928年

Alexander Fleming(弗萊明)發現了盤尼西林,就是著名的青霉素。這可能是歷史上最偶然的科學發現。在研究各型葡萄球菌時,弗萊明將一些培養皿置于實驗臺上以用于日后觀察。幾天后,他發現培養物被霉菌孢子所污染,但驚奇地發現,在霉菌孢子生長的區域,葡萄球菌被擊退了。盡管弗拉明已經發現了青霉素,但是正式的臨床應用卻在十年以后,因為制造青霉素很難,并且青霉素對其它細菌性感染的治療作用還沒有被認可。1940年代,德國開始侵犯歐洲,牛津的一群科學家的工作使大規模生產青霉素稱為可能,并且最終認識到了青霉素的強大療效。

1948年6月3日

Sidney Farber報道了治療兒童早期白血病的發現。根據傳統認識,如果白血病兒童給予葉酸的話,他們的急性白血病會惡化,根據這個理論,Farber給予兒童一個葉酸抑制劑,就是氨嘌呤,16名兒童中的10個獲得了明顯的療效。盡管還存在很多問題,例如副作用和只是臨時緩解,但這畢竟是一個開始。

1951年

John Gibbon在1935年已經開始了人工循環的嘗試,那時候已經能成功給一只貓維持循環達半個小時之久,但因為Gibbon在二戰中參加了陸軍醫療隊而中斷。退伍回來之后,他使用體外循環裝置成功給一只狗施行了模擬心臟手術。1954年Gibbon給一名先心病的女病人施行了第一例開放心臟手術。體外循環裝置現在是心臟外科手術的標準配置。

1952年11月13日

Paul Zoll給一組心臟驟停的病人安裝了一個新型的體外起搏裝置,避免了痛苦的開胸心臟按摩。

1954年12月23日

Joseph Murray和David Hume在波士頓的Peter Bent Brigham Hospital施行了第一例成功的人類腎臟移植手術。盡管當時沒有抗排斥藥物,但幸運的是,接受腎移植的小伙子的供腎來自于同卵雙生的雙胞胎兄弟,他幸運的再活了8年。

1955年4月12日

這一天見證了Jonas Salk發明的脊髓灰質炎滅活疫苗的巨大成功。180萬的兒童參與了這個滅活疫苗的試驗,這個疫苗最終被證實是安全、有效且強大的。

1955年

第一個口服避孕藥得以在1955年的一個內分泌會議上亮相。1957年,避孕藥可以在市場上銷售,不過只用于治療嚴重的月經癥狀。一直到了1960年才得以批準用于避孕。早期的避孕藥的主要成分是雄激素,副作用很多,直到1980年才得以減量。

1956年

此前,急性心肌梗塞的診斷依賴于心電圖,這導致很多病人被漏診了。血清標志物,例如白細胞計數和紅細胞沉降率等指標也在使用,但都不夠特異。S.J. Adelstein和同事發現急性心梗患者鋅濃度下降,乳酸脫氫酶和蘋果酸脫氫酶的濃度上升。其中乳酸脫氫酶的表現尤為突出,這使得血清標志物診斷急性心梗成為可能,加速了臨床診斷并且使診斷更加精確。

1957年9月12日

E. Donnall Thomas等報道了第一例人類的靜脈骨髓移植。

1960年7月28日

1958年,麻疹還是個讓人生畏的兒童傳染病。在美國,這一年導致了552名兒童死亡。相比較而言,脊髓灰質炎的致死人數為255人。在這天發表的系列文章中,麻疹減毒活疫苗的臨床試驗表現出重大成功,并且副作用很小。在這之后的1963年,麻疹減毒活疫苗被批準注冊,此后,麻疹的發病率急劇下降。

1963年6月13日

那個年代,為了避免機體對移植腎的排斥反應,通常會聯合全身放療、局部放療以及藥物治療。Brigham Hospital的醫生們試圖只用藥物控制排斥反應,以避免放療帶來的副作用。這個涉及5例患者的病例報告的結果讓人振奮。如今,免疫抑制藥物已經成為了器官移植的基準。

1968年

哈佛大學醫學院的一個特別委員會建議修改死亡的定義,這促使遭受毀滅性神經損傷的病人可能成為器官移植的供體。這個腦死亡的概念成為了無數的器官捐獻和移植在法律上和倫理上的依據。

1969年2月13日

盡管帕金森病早在1817年就有報道,那時候被稱作是"震顫麻痹",但是一個多世紀過去了,還沒有有效地治療方法。到了1950年代,終于出現了轉機。研究者發現帕金森病患者的腦中多巴胺的含量偏低。這篇文章發現了一個叫做左旋多巴的多巴胺的前體物質可以部分控制患者的帕金森病癥狀。后來又加入了卡比多巴以緩和左旋多巴的副作用。兩者的聯合盡管還不完美,但卻成為了如今多帕金森病治療的基石。

1971年2月25日

Baruch Blumberg于1965年在黃疸的澳大利亞土著居民體內分離出了"肝炎相關澳大利亞抗原"(HAA),被我們簡稱"澳抗"。后來澳抗與急性肝炎之間的關系被確認了。但是,澳抗是否與自身免疫性疾病有關,為什么某些肝炎病人澳抗持續存在,這樣的問題還沒有答案。澳抗后來成為了眾所周知的乙肝表面抗原,這個抗原的發現也成為了篩查乙肝病毒感染者的重要步驟,并最終幫助乙肝疫苗的發明。

1973年2月15日

第一次報道在篩查中使用結腸鏡切除結腸息肉,從而降低結腸癌發病率。

1974年3月28日

Lindner和他的同事注意到接受長期透析治療的患者中的數例患上了心絞痛、心肌梗塞和卒中。這組病例的報告使人們得以關注長期血透的副作用,并且促使人們去研究動脈粥樣硬化形成的病理生理機制。

1974年12月5日

Parrish和同事第一次提出“光化學療法”的術語,他們用這種新的治療方法治療銀屑病(牛皮癬)。這種方法先口服光敏感化藥物8-甲氧基補骨脂素,再將皮膚暴露于長波的紫外線A光下治療。盡管后來的研究擔心長時間的光療可能引起腫瘤,但該療法卻成為了控制廣泛銀屑病的方法。

1980年5月1日

第33屆世界衛生大會上,世界衛生組織官方確認天花在全球范圍內已經滅絕。這是歷史上人類主動消滅的第一種疾病。天花大約在公元前1萬年前就被發現,造成了成千上萬死亡,這個高度傳染性和致死性的疾病最終被滅絕了,可以算是20世紀最大的醫學成就。根除天花之后引發了一個爭論,那就是是否繼續保留這個病毒以用于進一步研究。因為現在兒童并不常規的接受天花疫苗接種,如再次感染天花,后果將不堪設想(例如被生物恐怖主義者利用)。最終,一些活的天花病毒現在被嚴格的保護了起來。

1980年8月7日

一篇報道最早描述了使用植入式自動除顫器治療頑固性藥物治療不敏感的室性心律失常。現在這被稱為"植入式心律復律器和除顫儀"(ICD),它可以識別并逆轉潛在的室性心律失常,如今ICD已經成為了治療致死性心律失常的重要選擇。

1980年10月9日

Szmuness及同事開展的臨床對照試驗顯示,在接受乙肝疫苗一次注射后,96%的患者可以獲得高水平的乙肝表面抗體,并且可以極大程度的降低高危患者的肝炎發生率。盡管這不是如今使用的疫苗的形式,但這卻是邁向免疫保護這個嚴重的疾病的一大步。

1980年12月25日

根據自身患癌癥的經驗,NEJM的編輯兼胃腸病專家Franz Ingelfinger提出:醫生應著力建設與患者之間獨裁且家長制的關系。這跟目前教科書教導的理念相互抵觸。在這篇文章中,Ingelfinger主張醫生應當對患者負起責任,而不是把決策的重任交付到患者的肩上。

1981年7月2日

這是腫瘤外科學上里程碑式的事件。一直以來乳腺癌患者都需要接受根治性的乳癌根治術,這種傳統的手術方式一直追溯到1882年Halsted的貢獻,但手術創傷很大,副作用很多。在這一年的隨機對照試驗中,小于2 cm且淋巴結陰性的乳腺癌患者,研切除腫塊所在的1/4象限乳房加上淋巴結清掃和放療可以獲得與乳腺癌根治術同等的療效。腫瘤外科自此開始由巨創走向低創,而不是盲目擴大切除范圍,開始重視了腫瘤生物學。

1981年12月10日

一組關于同性戀男性的病例報告成為了最早描述HIV病程的報告,故而算是里程碑性的。它報道了4個既往健康的同性戀男性受卡氏肺孢子蟲感染、廣泛粘膜念珠菌感染和多種病毒感染。4人中的3名長期未明原因發熱,所有病人均對病原無抵抗力且淋巴結腫大。

1982年5月27日

如果面臨肺癌的診斷,患者是傾向于選擇手術還是放療。在以往的一個報道里,患者傾向于放療,但是在這個研究中,當患者被告知兩種療法的預期生存數據時,患者會傾向于選擇手術。此外患者的選擇也與他們以前對各種療法的了解有關。故而,作者認為,醫生和患者需要預先知道療效的差別,從而減少偏倚,提高醫療決策的質量。

1982年12月2日

William DeVries醫生第一次嘗試植入人工心臟,病人是一名61歲的充血性心力衰竭的患者。盡管手術本身很成功,但是術后的處理卻異常困難,以至于在1990年,該型號的人工心臟被停用。因為人工心臟可以緩解心臟移植供體的不足,故而對其的研發從未中斷。許多年之后,這個1982年的研究的價值才被發覺。

1988年1月7日

盡管“放棄搶救”(do-not-resuscitate, DNR)法令備受爭議,但Tom Tomlinson和Howard Brody卻提出了3點理由支持DNR。他們描述了在不同的環境下醫生影響和患者及家屬決策的適用性。根據作者的意見,醫生在認為搶救肯定無效時,可以給出停止復蘇的醫囑,但是如果以復蘇前后的生活質量作為主要考慮的因素,患者及家屬的價值觀及醫院必須納入考慮。

1988年1月28日

有研究發現,325 mg阿司匹林的隔天使用可以大幅度(近1/2)降低致死性/非致死性心肌梗塞的發病率。

1991年10月17日

兩個開創性的研究發現了幽門螺桿菌與胃癌之間的強烈聯系。其中Haenszel等的研究發現日裔美國人在最初數十年的胃癌發病主要決定于環境因素;而Parsonnet等的研究發現幽門螺桿菌感染與胃腺癌風險增加有關,從而推測幽門螺桿菌可能是癌變的輔助因素。基于這兩個研究,可以部分的認為,胃癌其實也算是一個感染性疾病。

1997年4月17日

發現飲食療法可以干預高血壓。將患者分為(1)典型的美國飲食,(2)低糖且水果蔬菜豐富的食物和(3)聯合水果蔬菜豐富且低脂少肉的飲食。后兩種飲食方式均可以降低血壓,這就是DASH飲食的來源。如今,DASH飲食和運動一起,已經成為了抵抗高血壓的一線治療方式。

1997年9月11日

Gulick的研究發現使用茚地那韋、齊多夫定和拉米夫定3種不同機制藥物的聯合,可以顯著并持續抑制HIV的復制。這就是革命性的艾滋病雞尾酒療法的誕生。

2001年2月1日

Nature和Science兩家雜志都報道了人類基因組的測序和分析。

2002年11月12日

Koutsky和同事長達20年的探索發現了人類乳頭瘤病毒(HPV)與宮頸癌之間的關系。這個雙盲的隨機對照試驗發現,HPV疫苗接種完后的1.5年左右,HPV-16相關的宮頸癌幾乎絕跡。僅僅4年后,FDA批準了四價HPV疫苗,用于預防宮頸、外陰和陰道腫瘤。盡管還有很多細節問題需要商榷,但HPV疫苗的出現也許意味著宮頸癌的末日。

2003年3月

SARS爆發,最終在29個國家出現了8100個病例,至少導致774人死亡。

2004年4月8日

急性冠脈綜合征患者接受阿伐他汀的治療可以顯著降低低密度脂蛋白(LDL)膽固醇、減少心血管病風險和提高生存率。此后,阿伐他汀成為了這種類型患者的標準輔助治療,而不管他們的基礎LDL水平如何。


糾錯留言 | 網站導航 | 站內搜索 | 關于我們 | 聯系站長
Copyright©2006-2017 病理學園地*Pathology Information Web
长沙麻将图解 三分赛走势 单机版东北麻将下载 为啥爱彩乐网站上不去啊 吉林时时规则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 白小姐今晚现场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任5最大遗漏遗漏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幸运28开奖网站结果 360彩票开奖结果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