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理學園地
您的位置:首頁 > 理論資料 > 教學相關

后抗生素時代的來臨(一):抗生素的發現及濫用

一個偶然的機會讀到博客我心如海的一篇文章,頗感震動,轉載過來以享大家。  

在過去的20年里,許多幾乎已經銷聲匿跡或普遍認為對人類健康不構成重大威脅的疾病好像結核和肺炎,隨著感染性疾病的爆發和耐藥菌株的增長及其在全球的重新蔓延,又一次向全人類的健康布下了蒼白的陰影。

事實上,我們正在步入所謂的“后抗生素時代”——在抗生素被發現之前,人們經歷了無法控制感染類疾病的黑暗時代,而今天,已經有數種細菌對幾乎所有抗生素耐藥。

中國是世界上濫用抗生素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由此造成的細菌耐藥性問題尤為突出。臨床分離的一些細菌對某些藥物的耐藥性已居世界首位,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人們對其危害性的了解遠遠不足夠。

發現———震驚一時的輝煌

抗生素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具有爭議性、使用最廣泛、最重要的藥物。幾乎沒有一個人不曾使用抗生素。這種曾被譽為“神奇子彈”的藥物,已經發展到口服的片劑、水劑,注射使用的針劑、外用的敷貼甚至噴霧。

1935年,由染料百浪多息提取的磺胺類藥在德國面世,成為最早用于預防和治療人類細菌性感染的化學類藥物。這一醫學上里程碑式的貢獻讓發現者多馬克獲得了1939年的諾貝爾獎。

其實,20世紀最偉大的藥物———青霉素,早在1928年時,就被弗萊明在英國倫敦圣瑪麗醫院發現提純——一種可以抑制實驗室內葡萄球菌的青綠色霉。1940年敗血癥的盛行使抗生素的研究掀起一股熱潮。澳洲的病理學家弗洛里在牛津大學和生化學家錢恩證實青霉素能夠有效保護動物體不受細菌感染的威脅,終于讓青霉素的功效不至被埋沒。1940年,青霉素開始進入臨床試驗階段。1943年青霉素完成了商業化生產并正式進入臨床治療。1945年,弗萊明、弗洛里、錢恩三人因為發現青霉素及其治療感染性疾病的功效,而共享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殊榮。

雖然青霉素對感染產生了不可思議的作用,但肺結核仍然是當時棘手的絕癥。直到1952年,瓦克斯曼發現了鏈霉素———第一個能夠有效治療人類肺結核的藥物,從而對肺結核的治療邁出一大步。他也而此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隨后,氯霉素(1947年)、新霉素(1949年)、土霉素(1950年)、紅霉素(1952年)、四環素(1953年)、頭孢菌素(1959年)、奎諾酮類(1980年)……相繼被發現。

自此之后,抗生素迅速崛起,以其對細菌有效抑制甚或滅活,以及對人體的安全性不斷提高,創造了人類歷史上藥物發展的神話。

濫用———后抗生素時代現況

抗生素的神奇療效使人類徹底自大起來。美國醫事總署曾在1979年發表一項重要聲明說:我們對傳染病的研究總算可以告一段落了。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好好地研究癌癥和心血管疾病。

然而,已經適應并從抗生素的濫用中被篩選出來的耐藥細菌,正以新的面目在人菌戰爭中日益強大。《時代》雜志1994年9月的一期封面故事《細菌復仇記》(vengeoftheKillerMicrobes)就指出:具有抗藥性的細菌和變種病毒即將抹煞人類在人菌大戰中的一度勝利。人類曾經以為能夠有效地控制甚至徹底毀滅地球上的所有微生物,但醫學界指出,由于自身的失誤,在對抗微生物的戰爭中,我們已經漸落下風。

2000年,醫學雜志《AnnInternMed》報告顯示:美國每年花去150億美元用于抗生素;在當年的510萬因上感、支氣管炎等病毒性疾病(這些疾病抗生素治療往往是無效的)而求醫的患者中,50%-66%得到的處方中含有抗生素,其中,1800萬張的對象是兒童,這個星球的新生代無疑是抗生素濫用的最大受害者。此外,2002年諾丁漢大學的科學家們通過對25000名兒童及其母親所作調查發現,孕期使用過抗生素的母親誕下的孩子患枯草熱、風濕熱及濕疹等過敏性疾病的幾率比未使用組要高。專家們認為,胎兒在子宮發育中容易受到被抗生素修飾過的病原菌影響從而引發此類疾病。

更重要的問題是,以美國為例,在全美消耗的大量抗生素中,70%-80%的使用屬于非必要。根據亞特蘭大CDC流行病學家BenjaminSchwartz統計:每年醫生開出5000萬張抗生素的處方對治療無效,占所有處方的1/3。因此,有遠見的科學家們早在1990年代初就提出了“警惕抗生素濫用”這一論題。

《瘟疫制造者》(ThePlaguerMakers)一書的作者JeffreyA.Fisher指出:正如四環素的應用在一定程度上抑止了人體自身免疫系統的反應能力,導致變異型支原體在體內的繁殖和擴散;抗生素濫用對艾滋病病程的發展同樣起不可忽略的影響。
抗生素濫用的另一也是最嚴重的后果是———導致產生復雜多變的耐藥菌(superbugs)。所謂細菌的耐藥性,又稱為抗藥性,一般是指細菌與藥物多次接觸后,對藥物的敏感性下降甚至消失,致使藥物對耐藥菌的療效降低或無效。而耐藥性又是一個發展的過程,通常可以由低度耐藥發展到高度耐藥;更糟糕的是,耐藥菌可以在人群中傳染,而使耐藥性由單個濫用藥物者擴布到整個相關人群。以前醫學界普遍認為,抗生素的耐藥與其使用時間成正比,但現代理論則認為,抗生素使用的范圍越廣泛,就越容易產生耐藥。(續)

(1) (2) (3)


糾錯留言 | 網站導航 | 站內搜索 | 關于我們 | 聯系站長
Copyright©2006-2017 病理學園地*Pathology Information Web
长沙麻将图解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分布图 一笑一码中特是真的吗 快用官方网站 江苏时时百度贴吧 天津时时号码走势图 爱彩乐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信息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今天的 内蒙古时时走势分析 黑龙江时时漏洞